『零黎』

金是底线.

【安金】网络歌手

日常吹炸...写的文都好甜又日常治愈系..心化了啊啊啊ouo

亞麻:

迟大到的525安金日贺文


-歌曲名请不用在意,随便想的,不用真的去GOOGLEwww


-建议阅读时可自动拨放自己喜欢的恋歌www


-标题名乱取的,虽然一开始想取名叫网络歌姬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安金双向暗恋


 


00.


  喜欢上一个人的歌声,需要多少时间呢?


 


  大概就是一瞬间吧?


 


  从第一个嗓音,第一个歌词落入到自己的耳中时,视线中目所能及的视野,突然从黑白的单调中有了绚丽的色彩、无论是伫足停留,抑或不自觉的紧紧抓住胸口,又或者罪恶的希望全世界都安静下来,只有那个声音存在。


 


 


01.


  站在原地凝神细听着那个人的歌声一直到结束,安迷修几乎要忘了自主呼吸,歌声已经落下帷幕,但余音依旧回荡在自己耳边。


 


  『好的,点歌的夜中小粉丝,你点的【希望之光】已拨毕,希望今夜的你会有个美好的夜晚。』


 


  『不过啊,这首歌还真是冷门呢,我们也是找了很久,才在网络的怀旧歌曲上找到这首歌,歌手更是神秘,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唱的人是谁。』


 


  『哎,其实我对这首歌有印象,大概是两年前突然红起来的,神秘的网络歌手,作品就这么一首而已,对于询问这首歌的出处和歌手信息什么的问题一概不回应,后来大家也就慢慢淡忘这件事了呢。』


 


  『不管如何,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次的节目,那么我们下周再见…』


 


  便利店里的广播已经变成了悠扬的晚安曲,安迷修维持着和刚刚同样的姿势停在那里动也不动,直到一位学生因为要拿他背后冰柜里的牛奶点了点他的肩头后,安迷修才缓过神来。


 


  按捺不住那种心头雀跃的心情,他立刻拿出手机开始搜寻【希望之光】,等待手机跳出搜寻结果页面的短短几秒间,觉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他从未像这样特意的为了一首无意中听到的歌而去搜寻相关信息,自己平时并没有听歌的兴趣,听是会听,当听到好听的歌的时候也会凝神隙听,并给予褒奖,有时需要心灵平静的时后他也会听歌,随手放几片古典CD或是点开听歌广播之类的…但并不会特别喜欢或关注哪位歌手哪个团体。


 


  考上教师然后到初中部任教之后,那些青春洋溢的学生们总爱谈论着哪位歌手又出了新歌,谁好帅以及谁哪首歌爆炸好听什么的…安迷修从来就无法理解,只当是青春期的孩子们崇拜偶像的心情。


 


  搜寻结果出来了,安迷修一条一条的滑着检索结果,甚至点开每一个主页去看内容,但搜寻出来的东西让他有点失望,因为内容大部份都是两年前的,曾经红即一时的【希望之光】,甚至连最当初的那个音乐文件都已被删除,网络上还能找的到的,就是当初有人边听边录下来的拷贝版。


 


  拷贝版的效果不比原版好…下方的留言处一片惋惜。


 


  就像流星一样,忽然出现,只留给所有人一个闪耀的影子,接着就这样销声匿迹。


 


  的确是希望之光呢,徒留希望的一道光。


 


  安迷修苦笑。


 


 


02.


  「现在开始点名,1号金同学。」


 


  讲台下一片静默,其中有几个学生窃窃私语着,安迷修等了三秒后抽了抽眉角,提起笔就要在出席簿上打个叉叉。


 


  「金同学,迟…」


 


  「到!!!!!!」一个响亮的声线出现在门外,随后教室门被刷地一声拉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清脆的嗓音跳着轻快的步伐︰「我到啦我到啦!安迷修老师!」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对着闯进门来的那一抹金色头发的人开始说教:「金同学,真的不是我要说你,已经连续三天都踩着点进来了,你要是一直这样的话我想还是得记你一笔迟到啊。」


 


  「对、对不起啦~今天早上的闹钟又被我按掉了嘛!」金搔了搔头,那动作让他头上戴着的鸭舌帽也被他搔到移了位,灿金色的发丝下衬着的一张活泼又清秀的脸,大大的笑容张示着主人的青春气息。


 


  「算了,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先回位子去吧。」安迷修看着面前人的笑容也不好继续发作,再说现在又是在课堂上。


 


  「好~~~」金向着安迷修鞠了一个恭,随即小跑步到自己的位置上,活泼又人缘极好的他在路途中还不断的有学生在向他搭话,不管是因为他迟到而调侃的话语还是道早安的声音,金都一一小声但却开朗的回应了。


 


  真是的,拿这孩子没办法。


 


 


  「所以,到底要怎么样你才不会老是睡过头?」安迷修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刚把热茶递给面前的金发少年,就听到了对方被热茶烫到舌头的声音。


 


  「急什么,喝慢点。」安迷修无奈的看着金像只小猫似的吐着舌头呼气。


 


  「嘿嘿。」金还在吐舌,不过他也依然抱着手中的热茶杯,在这样冷的冬天里,热茶杯的温度暖和了少年的手掌。


 


  「又穿这么少,因为早上急着出门吗?」安迷修看着金只穿了一件内衬和校服的单薄身板,有些掩饰不住自己的担心。


 


  「啊哈哈哈,又被安迷修猜中了…」金很不好意思的又吐了吐舌头,抱起杯子就喝,不过这次他是小口小口的啜着。


 


  「是安迷修老师…等茶冷一点再喝吧!」


 


  「没关系啦~我有小口喝~」


 


  「真是的,烫伤喉咙了就不好了!」安迷修试着想要拿走金的杯子,不过金小幅度的躲躲闪闪着,怕茶溅出来烫着了金,安迷修最终罢手。


 


  「好了,回到正题,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老是迟到。」安迷修问。


 


  「就…早上好冷,被子又太舒服了嘛~」金又边笑边吐舌了,这大概是他的习惯,从认识金那一天开始,安迷修就没少见过这个俏皮的笑容。


 


  「闹钟?」


 


  「都被我按掉啦…」


 


  「好吧,那我以后打电话叫你起床好了。」


 


  「好我知…啥?」


 


  金瞪大双眼看着安迷修,好像面前的人突然长出了兔子耳朵似的震惊。


 


  「我打电话叫你,说好了,我打了你可要记得接起来回话。」安迷修好像不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惊为天人的话似的,继续正经的补充。


 


  「…你没搞错吧,安迷修。」金还在瞪着他那闪亮亮的大眼睛。


 


  「是安迷修老师。」某人毫不在意的修正。


 


  「你还知道自己是老师喔??说!你该不会都是用这种方法在吸引女学生的注意…好痛!」金一手抱着热茶杯,一手指着安迷修的举动下一秒就换来了安迷修的出席簿敲头。


 


  「别开大人的玩笑了,我可还没打电话叫人起床过呢,你可以说是首例了,爱迟到的金同学。」安迷修将出席簿从金的头上拿起来后还意思意思的轻轻再敲了两下。


 


  「这样我不就每天早上都要听到安迷修的声音了嘛…」金弯下身子将下巴放到了安迷修的办公桌面上,晃着脑袋。


 


  「怎么?能一早就听到我的声音有什么不好的吗?」安迷修俯下身子,用出席簿挡住了旁人的视线,在金的耳朵旁细细私语。


 


  「……是谁刚才还要我叫你老师的啊?」金有点被安迷修突如其来的坦率给吓到,因为天气寒冷而红噗噗的小脸这下是更红了。


 


  「因时而异啊。」安迷修看金有些无措的样子,也就不逗他了,直起身子揉了揉金的脑袋瓜。


 


  「哼~~~啊,不然这样好了!」金本来还在嘟着嘴巴,却在下一秒突然直起身子,对着安迷修喊着。


 


  「?」


 


  「每天早上六点半,我们都给对方打电话,看谁会先打过去!」金开心的挥了挥自己的手,差一点要打到安迷修的脸。


 


  「-喔,真难得啊,你居然这么主动积极的要早起?」安迷修听到这个要求还真是哭笑不得。


 


  「好不好嘛安迷修!一周里面谁先打过去的次数多谁就赢了!」金挥动的手被换成了攀着安迷修的肩膀,太过亲密的举动让后者不自觉的注意了一下办公室里的其他人。


 


  「好好好,那输的人?」还好,没人在看这边。


 


  「当然要请吃东西啦!」声音太大了,安迷修不得不伸手试图去摀住金那喋喋不休的嘴。


 


  「处罚这么轻?」


 


  「才不轻呢!要是我赢了!我会好好要你请超好吃的东西的!来来来,手机拿来!我要录一段叫你起床的声音!闹钟闹钟…」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走了安迷修放在桌上的手机。


 


  「啊等等…!」安迷修本想由着金去,但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要夺回手机,不过已经晚了。


 


  「这是…?」金愣愣地看着手机接口上的闹铃声里的音讯文件,上头写着【希望之光】。


 


  「…呃,那个,我昨天在便利商店的广播里听到的一首歌,我觉得,很好听,所以-」安迷修有些无措的看着金,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被金给发现。


 


  「……喔。」金将手机啪的一声放回了桌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安迷修见状连忙要追上去,却被金一个眼神瞪的停住了脚步,然后上课铃声也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伤脑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03.


  什么嘛!


 


  放学回家的路上,金一边踢着小石头一边快步地走着,今天一整天,他都刻意不去理会安迷修,原本中午他都会固定去安迷修的私人办公室找他一起吃午饭,今天自己则完全避开了他,拉着同学朋友一大堆人躲到了天台,踩着下午第一堂的点进了教室,一下课就立马抓着朋友跑掉,然后到了放学也跑第一个,甚至选了平常绝对不会走的小路回家。


 


  一整天下来,不少同学传话说安迷修老师有事找他,金都知道,甚至还知道有时后他在上其他老师的课时感觉的到窗外走廊安迷修的视线,甚至是上他本人的课时,一向敬业又认真授课的安迷修今天一直走神,不是试着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就是讲错了章节,甚至差点在讲台上滑一跤。


 


  金的手里还握着安迷修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给他的小纸条,包含他从教室里溜掉时和在课堂上时偷偷塞过来的份,总共有十来多张。


 


  内容他没看。反正无非就是些对于早上那个被他无意中发现的铃声的道歉。


 


  问他为什么生气?


 


  ──因为那个唱【希望之光】的歌手就是他啊!!!!


 


 


  两年前因为暑假时闲的无聊,上网找了些视频打发时间,就刚好被他看到了个歌曲自弹自唱自己作曲作词的视频分享,唱得还不错,歌词也好听。


 


  于是他就想说不定他也能试试看!


 


  没学过乐器也没学过声乐,反正一切全都为零基础的他,花了大概三天的时间做好了词,曲调则是完全随性,反正他没学过音乐也不会写乐谱,就是完全放开自己那自由坦荡的性子去唱,别说歌曲的名字【希望之光】是随手订下的,就连录音的方式都很粗糙。


 


  结果,一放到网络上就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大堆人都来询问歌曲的事,雪片般的提问和意见一股脑的涌上来,差点要把他的手机淹爆!


 


  『唱的好棒啊!』『我没听过这首歌,请问是你自己作词作曲的吗?』『歌很不错,还是学生吧?声音很好听呢!』『男生?是男生对吧?』『唱得很好,只是录音质量有点糟,同学你要不要跟我合作?我这边有不错的录音室。』『你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出道吗?』『只有这一首吗?没有了吗?新作什么时候出?我很喜欢你的声音!』……


 


  这让金吓坏了。


 


  自己完全凭着好玩的初衷而唱的歌,反而受到这么多的重视,金的心情是害怕大过于喜悦的。


 


  这首歌他是很喜欢没错,可是这完完全全就是自由开放的东西,和自己平常高兴时或洗澡时哼的曲调性质没啥两样,现在要是他不听一遍他录出来的东西的话估计他根本忘了旋律是什么,要他拿这种东西出来去接受他人的表扬?跟人合作?出道?怎么可能啊!!!


 


  最后金决定把这个档案消除,询问的问题全都无视,想着大家或许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忘记这件事,毕竟网络上每分每秒都有人在上传新作,一定很快就会被遗忘了。


 


  虽说逃避向来都不是金的风格,可是这事情说起来自己都觉得丢脸,要他说什么?说这其实全都是自己随便唱唱的东西?没有学习过更没有乐谱?不听一遍的话他根本就唱不出完全一样的东西?拜托!光想想就要打爆自己的头了!


 


  好在时间的确冲淡了一切,虽说网络上询问歌手是谁的事情还有些人在问,但至少已经没有那么多人去在意这件事,每天都有新人,也都有新作,甚至有更大的新闻!虽说有时候跟人说话时会被人投以打量的目光-大概是听过他那首歌的人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耳熟吧!不过没有证据也不可能随便来问他啊!而且,再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迎来变声期了。


 


  原本清脆高昂的声线,会变的低沉一些,也沙哑一些,男性天生就会面临到的变声期,彷佛是上帝要给予他们考验的一个阶段。告别青涩懵懂的男孩时期,开始踏上属于少年甚至不久后的男人的成熟。


 


  慢慢的金也几乎忘了这件事。


 


 


  上了初中后,他与新的级任老师安迷修认识。说起来他们的相遇还挺少女漫画的,就是上初中第一天就差点迟到,结果在走廊上跑着跑着跟准备要去课堂的安迷修相撞!


 


  好吧严格来说并不是相撞,而是在转角快要撞到的时候金硬是收住了速度,结果把人给撞到在地,金到现在依旧记得那一瞬间,安迷修那翡翠绿的眼睛入了从上而下俯视着对方的他视线。


 


  两人都被这天降般的偶遇惊到了,呆呆的对视了不知道多久后,才由金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对不起,你还好吗?」打破僵局。


 


  结果因此而解下来不解之缘。


 


  两人第一年还是单纯的师生关系,大概是个性相合之故,金时常会去找安迷修串门子,而安迷修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任老师,谁都不是那么熟悉的时后也正好就跟金熟稔了起来,安迷修才刚实习结束就来到这间学校,年纪跟金虽差了十岁,但金个性好又热心,久而久之一年过去后,两人不但混了熟,甚至金还对身为老师的安迷修有了些淡淡的情愫,只是碍于师生的关系所以没有更进一步-


 


  现在的状态大概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还是师生以上恋人未满啊?


 


  ……总之,金今天看到安迷修手机里的那个几乎被尘封在他记忆空间里的那首歌时,心情之复杂他觉得安迷修一定无法理解。


 


  他居然喜欢这首歌比起喜欢我?


  ──等等人家又没这么说!


 


  他居然没有认出那是我的声音?


  ──好吧虽然他在认识安迷修的时候就已经处于变声期…


 


  他居然比较喜欢我以前的声音吗?


  ──……他已经,变声了啊。


 


  踢着小石头的金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哪一点比较在意了。


 


 


04.


  其实金也知道自己大概是在闹别扭。而且很严重。


 


  放学后多绕了好多远路才来到家门前时,金隔着转角处就看到了站在他家门前的安迷修。


 


  真不知该不该回到过去把那个把人以补习功课为由拉到家里去作客的自己掐死!看吧现在无处可逃了!


 


  看着在暮色暗沉中仰望着天空吐着白色寒气的安迷修,金停下了自我厌恶的举动。


 


  冬天的夜暮来的早,这个时间点,再过一会儿大过就会完全的迎来黑夜,金看到安迷修拉了拉衣领,稍稍有些畏寒的举动令金不自觉的想要上前,把他手里还抱着的安迷修的外套给那个蠢蛋蒙头盖上。


 


  一整天都没在教室里遇到自己,最后一堂课时金踩着点进了教室,看到桌上除了小纸条外,还有安迷修的外套整整齐齐的放在纸袋里躺在自己的椅子上。


 


  他唯独有看到那张小纸条的内容,上面写着『天气冷,别感冒了』。


 


  金很想把外套还给安迷修,顺便送一句『蠢蛋啊你把外套给我了那你穿什么!』可上课铃声早已响过,没记错的话最后一堂课安迷修是在给三年级上数学,离他的教室有点远,但离安迷修的办公室就很近,时间上实在没办法放学后丢了外套就跑还能不碰到安迷修。


 


  最后金只好把外套一起抱走,但大概是还在赌气,他没有选择穿上,而是一路抱了回家。现在看着那个把外套给了自己又不知道先回家去多拿件御寒衣物就跑来他家蹲点的蠢蛋……


 


  脑袋里突然开始疑惑,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安迷修有喜欢的感情的?


 


  是第一次见面时撞进眼中的绿色湖水吗?


 


  是第一次听到那个无奈的说着自己的名字是安迷修的嗓音?


 


  是第一次看到对方站到讲台上开始授课时的模样?


 


  是第一次拉着他一起蹭午餐吃时对方脸上的笑容?


 


  ……


 


 


  嘟-嘟-


 


  「嗯?」安迷修还在朝着手心呵气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伸手朝着衣带拿出了不断震动着的手机,因为刚刚还在上课之故他一直忘了把调成静音的手机调回来…拿出手机,一看到是金,惊喜的差点把手机给滑掉!


 


  「喂、喂!金!你在哪?」他忙不迭地按开了通话,朝着电话那一头的人呼喊着。


 


  「……」对方没说话。


 


  「对不起,金,今天早上的事情,那个,你一定很生气吧?对不起,我没想到会…」下意识觉得对方一定还在生气的安迷修不断地道歉,结果他话都还没完全说完,就立刻闭嘴了。


 


  耳畔边,传来了少年的歌声。


 


  藉由手机放出来的声线有些低沉,但仍听的出是属于金的声音,少年的歌声就像他永远那么充满活力与朝气一样,光听到开头,就能让人不自觉得想要微笑,温暖的感觉从耳边开始回荡,安迷修再一次的握紧了胸口。少年唱得很认真,是安迷修从来没有听过的旋律,但就算他再怎么对歌曲没有什么了解,他也知道,这首歌,是来自金的即兴创作。


 


  因为歌词他一听就知道,是在唱着恋爱的歌曲。


 


  发自内心的,将感情诉诸歌词,转化为喉间一点一滴的音符-


 


 


  安迷修在这一刻大概懂了,为什么人们要歌唱?为什么世间所有的歌曲,十有八九都是恋之歌?


 


  大概就是因为,感情是多么美好的东西,美好到想要用歌声去歌颂。只要能够了解恋爱的滋味,人人大概都会是诗人,抑或是歌者,如今,那个人人大概也包括了他自己。


 


  第一次与他的相遇,是天降般的偶然,水晶色的眼眸像是蓝天。


 


  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是敲击着自己心脏的跳动音符。


 


  第一次看到对方对着自己笑,让自己也不自觉跟着微笑。


 


  对金发少年产生的悸动,究竟藏在什么地方?或许就藏在和他相识的那一切一切的生活细节里,藏在午餐间的便当里,藏在替对方补习时的空气里,藏在授课时时不时的叫人起来答题的恶趣味里,藏在笑闹间的眉目里。


 


  就像那首【希望之光】一样,金在他的生命中,大概就像闪烁着的希望之光,照亮了他的世界,点燃了他的感情。


 


  不用刻意侧耳倾听也知道,对方正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转角那里,安迷修缓缓的迈着步子走向那个歌声传来的地方,绕过转角后,丝毫不意外的与金发少年对上了眼,天蓝色映照着翡翠绿的湖水,就像两年前他们的初遇一样。


 


  只不过那次是悸动。


 


  现在则是满溢出的感情。


 


 


  少年停止了歌唱。


 


  与安迷修对视。


 


  「你唱的真好。」


 


  「是吗?」


 


  「是的,就和两年前一样好听。」


 


  「……你都知道?」


 


  「当然。一开始就知道了。」


 


  「……我可是已经在变了声了。」


 


  「那也一样。你的声音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那你干嘛不告诉我。」


 


  「抱歉,我看到网络上说你无声无息的删了档案就消失了,我怕你有不想要人家过问的理由…」


 


  「……」


 


  「可是,因为难得听到你唱歌,太好听了,所以我…就擅自拿来当闹钟铃声了,真的很抱歉,我应该先征求过你的同意…」


 


  「……这么想要我的声音当铃声,你不会直接跟我讲啊?」


 


  「呃,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偷偷录下来又觉得不妥…」


 


  「……干嘛要不好意思,是男人就别这么婆妈…」


 


  「你说的对。」


 


  安迷修将手上的东西啪的一声落到地上,手上的手机也一起抛开,然后走向前,微微倾身,和金对视:


 


  「那么,请问我以后能要你只为我而歌唱吗?」


 


  金看着他,眨眨眼:


 


  「只为你唱歌这要求也太大了吧,你拿什么换给我啊?」


 


  安迷修听了,笑着凑到金的耳边道:


 


  「我整个人都属于你了,请问这样足够吗?」


 


  金的脸红了,撇撇嘴:


 


  「这还差不多。」


 


 


 


  喜欢上一个人的歌声,需要多久的时间呢?


 


  啊,不多。


 


  就跟喜欢上一个人一样,


 


  只需要一瞬间喔!


 


 


 


 


 


 


 


END


================


-后知后觉的发现昨天525是安金日啊啊啊!!!!安哥对不起请饶了我吧!!!怎么上一次安哥生日我也迟到,安金日也可以迟到一整天啊??


-双向暗恋真好啊,虽然单向暗恋很好,从不喜欢到喜欢上也很棒,完全老夫老妻模式也很美,但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双向暗恋了,告白的那一瞬间整个世界大概都会是春天!(捧颊)

评论(1)

热度(285)